红叶书斋 > 科幻小说 > 苍厄之瞳 > 正文 白垩土 第三百三十四章诏王
    气泡一:白桦树的身上长满了人类的眼睛。

    气泡二:对欲望的不约束是沉沦的开始,十字路口的选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你投入了重注。选择的重要性,在你渐行渐远的时候才会体现出威力。

    气泡三:吸血鬼昼伏夜出,高举火把的英雄,你的背影将被千秋万载的铭记。

    越来越奇怪了。

    先生有所感觉,这【凶杀案】似乎并没有那么具体,就像是历史的轮轴,谋杀在高堂之上,至少,从眼前的这些信息来看,叙事很宏大。

    七天时间找凶手?

    谁才是凶手?

    先生忍不住皱眉。

    那赌徒有干扰游戏设定的权力吗?

    他总觉得,眼下的这场所谓凶杀案剧本,应该是对方蓄谋已久的产物,哪怕先生对乐园游戏接触得少,却也明白,正常的游戏剧本不会这么抽象,难度也不会体现在游戏设定和谜题上,它只会给你在解题的过程中添加障碍。

    越是空泛的故事越好写,因为可能性太多了,结局只要不是真正的宏大,你随时都可以圆,用戛然而止的中断和机械降神的外来因素,用臆想和癫狂,先生怕就怕在,自己手上获得的信息都不是真正的关键,真假、权重、参与度,越是复杂、混乱的信息,对他时间的吞噬就越厉害。

    七天时间,如果源源不断的出现新的信息、引出新的可能性和猜想,那么他们就相当于是被自己所拥有的信息给谋杀了。

    所以,你是凶手,而少爷是受害者?

    先生在等,等浮出水面的礁石。

    “你还在找?”

    “你能感应到她的存在吗?”黑手回应着天使。

    “很模模糊。我甚至觉得,她根本就没有进入游戏。”

    “你是说她凌驾于规则之上?怎么做到的?”

    “我要是能知道,就不会来旁观了。诸位同行,有谁不好奇这位的身份?除了府君之外我们彼此都认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联系你们,一同收集她的讯息。赌徒始终只在死亡乐园中活动,突然出现,然后掀起狂风巨浪,就像是可怕的鲇鱼,要搅个天翻地覆。

    “我们如何来到这里,以及之前所看不见的谜底,似乎都在这张剧本里清晰。我们来到了足够高的位置,如果说白国还是干净清澈的样子,我们没有理由跟瞎子似的,什么都碰触不到。”

    “你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站队是吗。”

    “不,是要么背叛,要么背水一战。”天使目光灼灼,他想看清被黑夜笼罩的地方,但很可惜,他并没有那么强大的能力,“我去找府君,或许,这位大人也等候我们许久了。”

    除了先生和府君之外,还没有三位一体接触过这位刑君,不过,少爷和先生某种意义上都不算是三位一体,至少十三幅画像中没有这两个名字。

    黑手继续化身带枪的猎人,他跟那位猎杀天使的猎人有过几个月时间的接触,也从对方的讲述中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层的认知,对方的酒馆就开在他的花园里,在来到白国之前,对方与他喝了一晚上的烈酒,中途这么问过:“如果你离开了,你觉得雪囚帮会迎来什么命运?”

    “不是还有你吗?我不操心。”

    黑手第一时间回应道,说完之后才想起来,对方的这个问题似乎很荒诞,不过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那猎人也只是“哼哼”地笑着,带着些许的快意,还有一丝无奈与苦恼,似乎是对天真的嘲笑,却又有对他的欣赏。

    那一晚上黑手记得的不多,苏醒后他就出现在了干燥的沙漠之中,随后开始了漫长的求生之路。

    也不知道那位狂徒,会不会帮自己的忙。

    “我要荣耀向我俯首。”

    这就是那狂徒的性格,狂到哪怕是黑手都觉得有些牙酸,但是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似乎只是在陈述某种微不足道的事实而已。

    你是谁?

    王啊,下定义吧。

    黑手的身边有一张暗黑色的图腾在静静燃烧,这是他,作为十三位宣帝侯之一的权柄,也是他可以跟那些诸神黄昏的领袖平起平坐甚至还要高一阶的底气!

    【诏·王】是【五位一体】的专属技能,每一位得到画像承认的五位一体都可以沟通历代的白王,然后获得其中某位帝皇的庇护。

    白国的历史是不允许被解读得,因为这是聂都的历史。

    距离白国最近的皇朝,传奇到璀璨夺目,广义上的十万年时光里一共出过两位至尊,一位大帝,两位皇者,其中两位至尊出现的时间很近,彼此年龄相差只有两岁,五位帝皇的年龄则相差十一岁,白国在这五位帝皇的带领下,将白国的文明高度提升到了一个空前的程度,三位帝尊的任期更是横跨上万年,如此长的时间王位始终被这三位交替掌握,不曾有任何的后来者打破垄断。

    正因为有如此辉煌的成就,反倒将两位皇者的成就给拉低了,如果没有那两位至尊和大帝的话,两位皇者的历史名誉就不会这么低了,毕竟白王想要称皇是很难的,因为王是侯爵们推举出来的,并非白国从上到下效忠的最高统治者,分封制的重点就是,“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而皇者,才有资格对白国的整体资源进行随意的指挥和调动。

    不过,也正因为处于一个宏大历史的开篇位置,所以在评价体系中,众多评论家对这位皇者颇有微词,觉得是她运气好,比另外四位早生了七八年,否则哪怕是另一位皇者,六七年的发育时间,对方的历史成就也绝不会仅限于皇者。

    正是因为这样尴尬的历史地位,所以这位在万年不出皇者的土地上开创出皇朝的领袖,并没有得到她这一壮举应有的名声,但黑手对这位女皇有着十足的尊敬。

    女皇陛下,我们去燃烧冰川,叫贫瘠的土地上开出艳丽的鲜花。

    历史没有薄待我们的岁月,聂都,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