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网游小说 > 爱发微博的我,成了职业通天代 > 正文 0202 为什么C博是队长
    第二局结束。

    明凯摘掉耳麦,跟着士气不振的队友回到后台。

    对淀粉来说,今天又是一个不值得回忆的日子。

    他们赛前最期待的点,就是希望中野发力。没人觉得Zet能站出来拯救世界,也没人认为Meiko加Zet的对线要取得多少优势。

    至于上单?

    不好意思,淀粉一般不谈上单。其他观众总是嘲笑EDG是上单坟墓,“招大树”的梗总在抗吧出现。

    说得久了,连部分淀粉也觉得上路没那么重要,会抗压,团战能往前顶就好了。只是看着队伍玩得这么难受,他们又很希望有人能站出来阻止LGD的团战。

    一碰就散。

    明明对线期还可以,团战为什么打不过。

    是操作问题?还是别的问题。

    淀粉看不太清。

    心情有点低落。

    却又那么渴望和羡慕LGD有这么稳定的双c。

    哪怕打野前期节奏稍微差点,哪怕辅助给了机会,但只要到了团战端,Penicillin跟IMP总能教会EDG什么叫双c收割局。

    第一把,他们一度领先了一千多经济,却无法拦住有加里奥保护的大嘴。最可惜的团战当属那波河道卢锡安被看住,否则大嘴不该这么早游龙,赛后三万五千的输出看得让人发烫。

    第二把,对线期节奏还是可以,靠着二级抓下,打得泰坦不敢装了,ez只能清线发育,结果下一塔前的拉扯团,被先赶到的发条完成减员,ez顺势收割拿到三杀……

    理智的时候,都知道团战是五个人的事。

    只是赛后看着ez打了2万5,发条输出1万4,维鲁斯9千输出,维克托1万8,部分淀粉还是很愤怒。

    【直说了,这AD谁来都带不动。】

    【你麻痹,维鲁斯那波塔前空大就看出来了,Zet这B铁犯罪。】

    【团战打不过有什么好说的。】

    部分淀粉看比赛看到破防,却引来了其他粉丝的嘲笑,他们幸灾乐祸道——

    【说实话,我都以为EDG对线期就要烂掉。】

    【LGD第二把没帮上路选发育英雄,EDG就顶不住了。】

    【这样的EDG有够逊哦。】

    【联赛霸主?内战幻神?】

    【恭喜EDG再一次倒在半决。】

    【没绷住,之前世界赛没成绩,淀粉总是提联赛霸主,现在联赛都不行了,还能出什么牌?追梦人?】

    【Meiko这团战怎么那么急,那波不是看到波比开W了嘛,他还指上去。】

    【我只能说野辅是想做事的,能带着Zet这个废物进半决。】

    【Meiko还背锅啊?骂Meiko的,祝愿你们主队都是Zet这种团战都打不明白的AD。】

    【哈哈,永远都是Zet受伤,从赛季初喷到赛季尾。】

    其他粉丝乐于看笑话。

    部分维护大局的淀粉没想到自己人如此不委婉,还想挽救。只是无论怎么解释,都没法说明一件事:那就是IMP的输出打得比Zet多,而且是多很多。

    这一次,大家并不喜欢聊对线。

    毕竟对线端拿到的内容,终究要靠运营和团战来扩大。

    只是跟观众比起来,Nofe有不同的看法。

    他觉得短时间内没法解决团战配合的事。

    像场间这么点时间,除了鼓励选手,让他们有一个好的、坚信自己能赢的心态,所谓的调整,基本只能从BP出发。

    或许换个解法就能不一样?

    “他们下路如果只是吃线,找不到太多办法。”Meiko回顾着比赛,说道。

    “抓也不好抓,他二级那波不那么装,我其实只能做做视野。”明凯坦诚道:“ez这英雄就这样,硬针对泰坦意义也不大,他们没那么需要泰坦打先手。”

    “ez起太快了,不然拖到后期,看住发条,我们团战应该有优势。”Mouse双手压到后脑勺,说:“我那波大招落下来,被扎克压起身了,第一时间开不出剑阵。”

    “现在聊这些没什么用,感觉还是要限制中路。”听完翻译传来的话,Nofe提出建议:“你们觉得呢?”

    “他们不会放辛德拉。”

    “那波他怎么先支援过来了?”

    听着队员的疑惑,Nofe回道:“我们中路确实是先清线,但发条靠的也不慢,他有草鞋,有W加速,到三角草的时候,他W转好,提前给的减速,算到了大概的位置……”

    站在上帝视角,Nofe比队员清楚细节。

    那一波。

    LGD清楚皇子的位置,摆明了勾引。所以别看维克托先动,但发条移速更高,加上发条进三角草之前,就在准备QW打波消耗,从口子过去。

    听到教练的话,Scout心里有点难受。那波自己先到肯定能帮助队伍拿到团战胜利。谁成想没用力场卡住那个口子,被发条找到机会接近战场,闪现QR配合ez的输出秒了维鲁斯,本来维鲁斯位置不差,站塔里打桩就行。

    可他也知道,他压根没反应过来发条比他快,不然没进草前交个W封锁路口,发条只能贴墙靠后侧,那它的技能只能打到慎。

    “拿不到辛德拉,能稳定压的只有卢锡安。”Nofe看向队员,鼓劲道:“脑子里除了思考操作,别想其他的。”

    “第三把加油。”

    卢锡安吗?

    Meiko听到翻译的话,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Scout,觉得表情怪严肃的。也是,他记得Scout一直想对线压制Penicillin来着,可打出压制没办法胜利,应该会很难受吧……

    只是想起秦浩那张脸,Meiko又不知该说什么。他前几天还刷过一个切片,就是Penicillin通知水友暂时不开播的话——

    “LOL是我的工作,直播也是我的工作,从这个角度看,我的时间是挺多——只是,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

    “马上进入季后赛阶段,我不想分心,哪怕分出一部分都不行。”

    “晚安,赛场上见。”

    他们真的在赛场上相遇了。

    去年那个BO5,他们解决不掉岩雀,总是被多打少,打到后面看到石墙封过来,Meiko总会兴起一种附近很多人的感觉。草木皆兵。

    到了今天。

    他觉得Penicillin比去年更稳定了。

    以至于教练明知道卢锡安走钢丝,却还是觉得第一局的前期节奏比第二局好。Meiko不觉得卢锡安是个很好打配合的英雄,只是想到限制中路这四个字,脑子里浮出的英雄好像只有卢锡安。

    这英雄强就强在对线,先出没啥天敌,不怕被硬康特。

    又到了第三把了呀。

    Meiko上台的时候,刚平复下去心情,又变得患得患失起来。粉丝有一点没说错,走到半决并不容易。

    他们常规赛打得没有往年那么顺,赛后复盘占据的时间也更多,却总感觉没有得到多少提高。

    之前的问题,到了下一把依旧会出现。

    觉得头疼的事,到了明天也还是头疼。

    ……

    “EDG主动选了红方。”

    “诶,这一把LGD没有选择ban掉辛德拉,把中路英雄放出来了。”

    “EDG还是觉得不好处理加里奥和青钢影。”

    “第三手把维鲁斯ban了。”

    “自ban维鲁斯吗?”

    第一轮ban人结束。

    LGD:挖掘机、皇子、牛头

    EDG:加里奥、青钢影、维鲁斯

    站在队员身后,Cvmax觉得这支EDG没有其他东西了。这几天研究出来的内容全放到了第一局,而且效果不太行。

    面对EDG自ban维鲁斯,C博在笑:“兄弟,他们不会觉得我们要正反手吧。老实说,我真不恶心人。”

    IMP像听了一句很蠢的话,“在想什么?伱女坦很厉害?”

    C博:???

    什么叫我女坦很厉害?

    嘿。

    C博刚要硬气,可想起之前训练赛,自己出女坦的表现好像没有太多说服力,他又顿时软了。

    软归软,气势不能输,C博反嘴道:“我女坦不行,你维鲁斯很行?咱们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搞得好像你以前维鲁斯猛c一样。”

    IMP有点受不鸟,他觉得自己英雄池没问题,小小维鲁斯那还不是想玩就玩:“窝以前不玩,不是窝不会,而是……”

    IMP舌头大住了。

    一时间想不出词。他想说维鲁斯没那么好c,以前LGD是韦神,团战必须要灵活一点,需要给中路腾出部分环境。而秦浩落位意识强,而且喜欢看他,那站桩也没什么。

    想到这,IMP就有点碎碎念。他觉得AD位置就这样,有人保跟没人保区别大多了。

    以前的LGD不支持他把把维鲁斯、大嘴、老鼠,更需要他玩卡莉斯塔、轮子妈、金克丝,哪怕是vn。

    虐菜局倒是可以随便一点,但这是虐菜吗?

    IMP嘴不过,怪叫了一句:“啊!你,这把,别管窝。”

    “那可太同意了。”

    旁边秦浩、Eimy跟大狼乐死了。

    IMP搞得跟要分居的小媳妇一样……

    只不过跟秦浩、Eimy相比,大狼稍微有点不懂事,他哼了一声,挑逗道:“C师傅你来上,我让你吃炮车。”

    “你踏马能不能滚啊。”

    大狼讨了个没趣。

    下一句,C博正气道:“劳资宁愿跟打野混,也不会跟你啊。上路算个得儿,前期有你这个人吗?”

    这句有点太真实了。

    LGD目前训练赛赢的几套战术里,不需要上路对线站出来。就像观众说得,大狼发育就好了,哪怕是抗压,也是对着混线。这就是LGD的上路环境,发育下去才有作用。

    “没素质。”

    “我哪儿没素质。”

    大狼:……

    吵闹间。

    在最后几秒的时候,锁定辛德拉。

    “LGD一抢辛德拉,跟常规赛最后打RNG那样主动打线。”

    “看EDG要怎么选,卡莉斯塔还在外面,要帮Zet拿吗?”

    “啊,卢锡安。”

    “又选卢锡安吗,虽然卢锡安确实能打辛德拉,主动换血方面看会占到优势。但还是那个问题,卢锡安怎么把自己的优势转化为团队对资源团的优势。这对EDG来说,算是一个比较不好处理的问题。

    而且LGD进入季后赛后,不像刚开赛那样,会去选一些特别拼的阵容。像什么双c双法师,零前排……对吧。”管泽元对LGD发生的事如数家珍。

    看到这一手。

    秦浩说:“我好像又要抗压了。”

    大狼装比道:“没事,浩哥你抗抗压,这把我来c。”

    C博也没懂:“他们卢锡安,是不是训练赛赢得很多啊?”

    “谁跟他们打的。”

    就这样。

    LGD一楼辛德拉,二三楼盲僧、寒冰;EDG一二楼卢锡安、女坦,三楼炸弹人。

    紧跟着。

    LGD二轮ban掉慎和蔚,EDG封锁吸血鬼、泰坦。

    管泽元点评道:“这样,感觉厂长只有酒桶打野了。”

    “这么急着出双c?我感觉LGD不会ban炸弹人。”

    不管怎样。

    阵容已经落定。

    LGD(蓝)上单小鱼人、打野盲僧、中路辛德拉,下路寒冰加布隆

    EDG(红)上单克烈、打野酒桶、中路卢锡安(引燃)、下路炸弹人加女坦

    看到这手引燃,秦浩知道对面杀心很重,不过倒也没特别担心什么。

    这个对位只是被压,不至于吃不了线。

    说到底。

    这2把打下来,秦浩觉得再不济,等团就好了,对面的配合并不是很细腻。

    第三场开局。

    EDG下路正常放线补刀,克烈着手抢二,卢锡安在找机会消耗。

    接着就是熟悉的中线进塔环节,卢锡安打出很刁钻的穿兵Q。

    “中路消耗得没问题,Penicillin选择嗑腐败来维持健康的血线。”

    “明凯刷完回家直接来上,克烈这个Q挂到了,看到酒桶出来,小鱼人只能跑。”靠着走位和E技能,大狼残血没死。

    4分38秒。

    秦浩剩200多血,被迫回家交T上线。他T到一塔的时候,卢锡安送线回城做出了2把长剑加草鞋。

    有点拼,秦浩心想。换他的话,可能会先出长剑加小魔抗,这样到六之后靠着小饮魔刀,会有容错。

    慢慢的,马上六级。

    秦浩此时磕了2瓶腐败,卢锡安接近四分之三血。

    看到盲僧靠过来,管泽元觉得并不好杀,卢锡安有闪有E,盲僧的天音波不好命中。

    但下一拍。

    面对卢锡安靠下站,先垫后排兵,辛德拉往前走了2步。接着,秦浩压Q失败,被卢锡安走位扭过。

    到了这一步,秦浩都要退了,他其实想尝试Q逼滑步,抓球推E,配合盲僧摸眼天音波逼闪。这样能缓解他对线的压力。

    没想到他刚回头,卢锡安不讲道理的杀了上来。

    只一瞬间。

    秦浩知道机会来了。

    卢锡安不起杀心的话,他其实很被动。

    “Scout这波有点急了。”

    Scout没觉得自己急,他想滑步贴着辛德拉E的距离打波消耗,然后开大嘟嘟嘟直接逼闪。如果辛德拉反应慢点,这波挂引燃能杀。

    他唯一没想到的是,辛德拉打着相同的主意。

    短E出手,结果辛德拉不是向后交闪,而是向前,只这瞬间,Scout就后悔了。

    我的能量,无穷无尽——

    伴随着一句霸气的台词。

    画面看起来就像是卢锡安主动撞到辛德拉的E上,但其实,秦浩只是利用卢锡安交E,闪到脸上给推。

    打出击退效果。

    下一秒,盲僧摸眼闪Q跟伤害,配合辛德拉大招完成击杀。

    “这……有点给机会了,厂长还在刷蛤蟆,他打完要来下河道看的。”

    “EDG的队员得稳住心态……”

    “Scout想上来打一套,没想到LGD这边想杀他。”

    后台。

    Nofe看到Scout表情有点不对。好像是懊恼,又好像是自责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如果之前叫面无表情,那现在只能叫表情有点用力。

    “我回家补眼,你别死。”

    秦浩在清线,听到后来了一句:“你找机会看下我,感觉对面要打,他有大。”

    “我也能来。”Eimy算算时间,自己刷个三狼,应该够看。

    发现LGD野辅打算保中。

    Nofe握紧右手,心里有点害怕看到下个画面。

    只是越不想看到的,往往越会发生。

    辛德拉在吃第二波线,卢锡安仗着自己更新装备,主动上前对拼。然后就像Nofe担心的那样,辛德拉往后退,卢锡安开大。退到靠近F6通道时,辛德拉不到200多血,反手推E的时候,卢锡安交出闪现。

    如果没有野辅,这波会是帅气的穿梭闪按停大招接QA打出单杀。

    但因为有野辅,卢锡安的伤害被布隆防盗门没收,并且紧跟着盲僧拍E减速,布隆出Q命中。

    “Scout连死两波了。”

    “这对一个卢锡安来说,实在有点伤。”

    “Penicillin这个人经常会有这样的小点子,他玩心理学的,故意拿了人头不走,搁那哐哐吃线。”

    PDD摇了摇头:“Scout有点没忍住,他不交这个闪,就变成把辛德拉打回家。”

    “对,不过也能理解吧,毕竟单杀的机会就在眼前,他想去把握。”

    Nofe心里清楚。

    Scout想建立优势的心态被Penicillin利用了。

    就像第二把那波下塔团一样,知道皇子在,所以才要保着兵线推进。

    “兄弟,对面这卢锡安没说法呀。”C博说得很大声。

    “他废了,第一个散件没买小饮魔刀。”Eimy正需要节奏,中路给得正及时。

    “嗯,他应该不会越线压了。”秦浩仔细分析着对位筹码:“保下吧,大狼你小心点,他们只能抓你。”

    “好,我捏着E呢,他们不好干我。”

    局势也跟大狼说得一样。

    厂长尝试去上,第二波依旧没抓到,只是逼了小鱼人的血量和大招。

    到了中期。

    靠着对线积累的一点小优势,LGD慢慢转线运营,找机会抱团。形势对他们来说一片大好。

    而且到了转线期。

    Meiko出手了。

    跟Scout比起来,今晚的他更想去开团。甚至到了有点看不清队友位置的程度。

    管泽元对此评价道:“这样开,队友有点跟不上,小鱼人跟辛德拉喜欢往两侧站,想用太阳耀斑去开寒冰,没有太多意义。”

    另外。

    卢锡安打团不好发挥,它这把没什么强势期。

    少了稳定压血量的单位,EDG冲不了,退不快,只能看着局势一步步变糟糕。

    到了29分半。

    LGD趁着寒冰刚有三件套,主动逼大龙,秦浩藏到河道草叠黑暗法球。

    “这个位置,EDG有点不齐,野辅两个人进的太快了。”

    没看到女坦、酒桶身后有其他人。

    靠着良好的视野,秦浩对着酒桶QE,按下大招。这一刻,厂长从控制出脱身,下意识对着辛德拉放大。

    只是——

    叮。

    秦浩按下金身躲了酒桶大招和女坦E。等金身结束,女坦想压起身,秦浩按下闪现拉开范围。

    “感觉这波团接不了,酒桶状态不好,女坦技能也空了!!”

    女坦出Q想压被布隆逼了位置,退的时候又被寒冰大招留到。

    最终。

    人头13:2,LGD推平基地,三比零晋级决赛。

    “让我们恭喜LGD!”

    “这个BO5,双c表现出来的状态真的非常稳定。”

    “我个人感觉EDG对线期其实还好,真正的差距还是到了团战端,每次LGD的落位和配合更有想象力。”

    “恭喜LGD,同时也是对支持EDG的粉丝说一声夏季赛再来吧,电子竞技,永远只有一个赢家。”

    赛后采访。

    “今晚我们打得比较差吧,有点找不到节奏,也没办法在落后的时候靠团战打回点东西。对,我的感觉是这样。”Meiko聊到队伍被三比零。

    “Penicillin打得很好……IMP也很稳定吧……这赛季,LGD对战局的处理又上了一层。”Nofe接受韩媒采访,评价LGD给他的感受。

    当被问到今晚这个BO5收获到了什么,Nofe苦笑道:“虽然很不想说,但我们其实只收获了失利。LGD打得好,但更多是我们打得不太行,磨合方面做得不够。”

    “团战的差距,其实就是实力的差距。这是团队游戏。”

    “……并不是执着于选卢锡安,而是我跟我的队员认为,卢锡安这个点,可能会打出不错的效果。”

    Nofe摊开手:“只是……没那么理想。”

    “我觉得要向前看吧,希望夏季赛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Nofe谈春季赛旅程结束。

    “……”

    与此同时。

    舞台中间。

    主持人在快结束的时候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你们队谁最受欢迎?”任栋的本意是想让秦浩夸自己,这样现场观众的反响会很热烈。就像之前采访的几个问题一样。

    “我们的队长,PYL。”

    “额……你觉得粉丝不喜欢你吗?”

    秦浩有点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指的是谁人缘好。”

    任栋有点惊讶:“你觉得你们队PYL的人缘最好?”

    想起C博夸张的笑,秦浩乐了:“对,他只是表面看起来太正经了,其实私底下是个极有趣的人。”

    在后台。

    C博明明心里很享受,却还是嘴他:“吗的,PP就喜欢多嘴,搞得劳资好像很装一样。”

    Eimy毫不留情:“呵呵,去年是谁在台下羡慕嫉妒恨来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会两句英文了不起?”

    “什么什么?什么了不起?”大狼一脸好奇。

    见大狼凑过来,Eimy绘声绘色的讲述道:“去年我们不是赢了H2K嘛,然后……”

    “草,我哪有你说得那么恶心,还什么嫉妒恨,我嫉妒个勾八。”

    “IMP你讲道理一点。我有没有黑他。”

    IMP老实的摇摇头,扎了一刀:“窝在现场,是这样没错。”

    “草。”

    而在台上。

    任栋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隔壁LCK也快角逐到决赛了,对于SKT跟KT这两支战队,你有关注吗?”

    “我有看比赛。”

    “那你有什么看法?觉得两队实力怎么样?”任栋想听听职业选手的看法。

    “没什么看法。”

    在任栋一脸诧异的眼神里,秦浩认真道:“我不觉得这样的评价有意义。”

    没什么好说的,期待落空,四号种子没有逆袭到最后。

    当然,对线看起来没那么差劲,但就是接不住资源团。聊BP也没啥意义,永恩说了很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