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藏在课桌下的心事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章
    「......」

    陶幽起身坐到另一边的沙发,情不自禁地挪过茶几边上的仙人掌,转了个方向继续拨弄上面的小刺。好像这样才能转移一点注意力。

    她当然清楚洪熙淇指的是什么,可是她就算已经清楚这将会是场无疾而终的暗恋,还是会忍不住喜欢宋逸勉。

    这种感觉,让她有时候都鄙视自己。

    但喜欢一个人的心,又怎么会是一句简单的不喜欢就可以立马结束的。

    她也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再喜欢宋逸勉了,该及时止损了。

    可是跟宋逸勉的每一次对视,每一次靠近时他身上那过分熟悉的香味,依旧会让她心动不已。

    从陶幽的沉默中,洪熙淇已经得到答案,她跟着叹了口气,心情跟着难过几分。

    虽然她平时在人前显得经验丰富,能说会道,但她顶多也就是口嗨,真正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她比陶幽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她是幸运的,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而且她也不是陶幽这种想得比做得多的性格,所以对于陶幽这种宁愿自己难受也不愿说出来的行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忙解决了。

    「咔哒。」办公室门从外面推开,带进千缕凉意。

    「你们两个兔崽子!」谭教练等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走完,记录完数据后,才慢悠悠晃到办公室。一开门,就看到自己养了好几个星期的仙人掌上的刺被拔了一大半,前后两面光秃秃的,仿佛在诉说不满,气急地呵斥一声,「你们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当面跟我说,背后搞我宝贝算什么好汉?!」

    谭教练两步上前,从陶幽手中抢下那盆仙人掌,仔细查看了一番,看到小桌子上那两小堆白色的刺,「我才养了一个月不到!全让你们嚯嚯完了!大冷天的火气也这么大?要不要我给你们买点凉茶去去火啊。」

    「不用,不用......」

    陶幽和洪熙淇心虚地低头,「谭教练,我明天就买两盆新的给你。」

    「不用!你,你们,出......给我出去!」谭教练头疼地赶人,又十分珍惜地把仙人掌放到电脑旁边,对着它自言自语,「你已经长大了,不要跟这两个小鬼斤斤计较哦,我回头给你多买点肥料,你继续好好长噢。」

    余光看到陶幽和洪熙淇还坐在沙发上,转头瞪了眼,「还不走?!要不要我送送你们?」

    「那教练我们先走了哈,仙人掌我们会买好给你放桌子上的。还有,周六集训的名单和参加友谊赛的名单已经放桌子上了。」洪熙淇起身的同时,把桌上小刺扫进底下的垃圾桶,然后拉着陶幽飞奔出办公室,好似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要追上来。

    现在这个季节的天还是黑得很早,距离上课还有最后一分钟,楼下却还有好多学生,很多都是刚从食堂买完夜宵或者晚饭回来的,吃饱了在小道上踩着各自在路灯下的黑影,慢悠悠散步***室。

    陶幽和洪熙淇绕道去食堂买了点吃的,等上课铃响完之后才匆匆赶***室。

    「小幽幽。」到了教室后门,洪熙淇脚步一顿,低声叫落在身后的陶幽。

    陶幽见她冲自己招手,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自己说,快跑了几步上前,「干嘛?」

    「你看。」洪熙淇一把拉过陶幽,大半个身子藏在墙后面,露个脑袋往教室里张望,然后伸出一个食指,冲一个方向指了指,那偷偷摸摸的模样跟做贼似的。

    陶幽有样学样地撅着个屁股跟她躲在墙后面,只露了个脑袋在门边。

    可就在她看到洪熙淇指的是什么之后,脸上的笑瞬间凝住,「......」

    见陶幽迟迟不开口,洪熙淇翻着眼睛往上看她,「小

    幽幽......」触及到她过于幽深的眼神,又转回眼珠子盯着前方。

    「丁冬熠,谢谢啊,又让你破费买夜宵了。」班上同学喝着香喷喷,热腾腾的粥,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温暖起来,跟丁冬熠道谢,「其实可以用班费的。」

    虽然好多同学多次表示可以用班费买夜宵,班费不够了他们可以再交,总是占她便宜怪不好意思,可丁冬熠每次都笑嘻嘻答应,下次还是会自己买。

    班上的同学也想过自己给丁冬熠转钱或者拒绝,可丁冬熠每次都能买到他们心坎上,还都是又贵又好吃,很难买到的那种,让他们在美食面前难以说不。

    如果用班费,没买几次就用完了,可每次同学还是会跟丁冬熠说可以用班费,说了以后,他们心理上会好很多。

    好比今天的这个粥,是从「每粥」这个百年老店买的,陶幽他们对多也就跟爸妈一起去吃过一两次,因为这个粥不仅贵,还一粥难求,每天下午四点出摊,一小时之后就差不多卖完了。

    丁冬熠不仅买到了,每人一份还有多的,甚至把每个口味都集齐了。

    「没有关系的,」丁冬熠抬头摇了摇手,「这家店老板跟我爸爸是好朋友,我就跟我爸说一声的事情。」

    「你们喜欢吃就行。学习压力那么大,吃点好的也更容易集中注意力学习不是。」

    说完,她继续低头跟宋逸勉讨论,若忽略她时不时瞥向宋逸勉侧脸的眼神,还有那逐渐跟宋逸勉靠近的胳膊,或许陶幽就真以为她是单纯讨论学习了。

    「小幽幽,我们进去!」洪熙淇起身,气势高涨,「我们不要在这边偷看了,搞得好像我们才是那个心虚的。她那小心思,就怕别人看不出来了,学习用得着靠这么近?再说了,那本来就是你的位置。走!」

    陶幽也跟着起身,眼神坚定往前走,有些生气,「那本来就是我的座位。我回来了,她当然要回自己座位。」不是因为看到她和宋逸勉靠这么近才生气的。

    「扣扣。」

    陶幽走到座位边,曲起两根指头敲了敲桌子。

    丁冬熠听见声响回头,一早就猜到陶幽会想说什么,笑着把在肚子里打了好几遍的草稿说出来商量,「陶幽,我和宋逸勉在讨论下周班会的事情,你可不可以先去我位置上坐一会儿。」她指了指斜对面的座位。

    陶幽这才想起来下午秦老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丁冬熠,以前这项任务一直都是轮转在各个班委之间,至于她为什么只找宋逸勉讨论这个事情,也就那么几个原因。

    如果是别人,陶幽一点都不会介意,可这是丁冬熠,明晃晃地把心思放在了台面上,她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不要,你回去,这是我的座位,我要学习了。」

    丁冬熠面色一僵,似是没料到陶幽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拒绝。她承认自己不是单纯来讨论班会的事情,但她还以为陶幽至少会给她一个面子,毕竟她现在在班上玩得很开,人缘很好。

    后面的同学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替丁冬熠说话,毕竟吃人嘴短,「陶幽,今天秦老师不在,换一会儿座位不会怎么样的,丁冬熠给我们买了夜宵,你的那份给你放她位置上了。」

    陶幽斜眼瞥见丁冬熠桌上的那一份粥。

    原来早就都算好了。

    她下意识瞅了眼宋逸勉,却看他神色淡淡的,明明他以前最讨厌别人跟他靠那么近的。

    他还喝了粥,陶幽瞧见他桌角放着的那个空碗,可他不是很挑食吗,喝粥只喜欢喝那种很稀的,只有一两粒米的那种,为此宋妈妈没少吐槽他。

    「关你什么事,写你的作业!」陶幽脑子里很烦躁,头也不回地怼回那个说话的同学。

    「我...

    ...你怎么不讲道理呢。」那同学想当和事佬反被怼,低声嘀咕了一句,最终还是低头喝粥。

    丁冬熠却在此时收了本子,冲那个同学抱歉一笑,「没事的,我了解的也都差不多了,现在本来也是自习课,陶幽刚才去训练,作业肯定还没写完的。」

    「我先回去好了。」丁冬熠说着起身,顺道把陶幽的那份粥拿过来给她,「陶幽,你吃点夜宵,对不起,别生气。我下次一定先提前问你可不可以借坐你座位。」

    「......」

    被浓郁的绿茶突袭反将一军,陶幽脑子一时间空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眉头更是紧锁,宛如打了死结般。

    「这本来就是陶幽的座位,她有权决定你能不能坐。你也不要在这边搞什么无辜大度,你不觉得你刚才那番言论过于绿茶了吗。」开学后好不容易抢了个跟宋逸勉近点位置的贾明突然推了推眼镜发话。

    这话一出,毫无疑问是在打丁冬熠的脸,班上的同学都停下来准备看戏,没人贸然出头帮丁冬熠说话。

    她抿直了嘴唇,一脸倔强地站在桌边,盯着贾明几秒,放在腿边的双手早已握成双拳,指关节泛白。

    她刚想说什么挽回,又被贾明打断。

    「更何况现在是晚自习,上课就要有上课的纪律,你这样带头随便换座位,就是正确的了?」

    「你吃了夜宵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丁冬熠自以为是地认为贾明吃了自己买的夜宵,就没有资格站在她对立面说话的。

    不料想,贾明从后桌桌上拿过自己那份粥,起身放回讲台,「我没吃。」

    一番操作让丁冬熠无话可说。

    「就是,上课了还随便换座位。」另有同学早就看丁冬熠的惺惺作态不爽了。

    「纪律委员怎么这么双标,我们之前要换座位,他怎么也不让,问个作业都被记在本子上。」

    「就是,班主任在的时候都没他管得严,我多少次检讨书都是因为被他记了名字,明明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看他去当那个班主任得了。」

    「明天我就去打小报告的。这业务我还挺熟的。」

    「纪律委员,你该不会是喜欢丁冬熠吧。怎么不见你对我们这么好呢。」坐在最后几排的男生调侃道。

    「......」

    有了贾明的开头,班上一些本就心中有些不平的同学纷纷接着开口。

    纪律委员被说得脸上一阵红,慌张地站起身,「没有!你们别胡说八道!」他喊得响亮,像是要掩盖什么。

    可他越是这样,班上的起哄声就越响,有种不冲破天花板不罢休的气势。

    「她换座位没有跟我说。」纪律委员不想被波及,手一指,毫不犹豫地推卸。

    洪熙淇及时跟上一句,「那你现在知道了,是不是应该把她记你那小本子上!」

    纪律委员颤颤嗦嗦地抬头快速扫了眼丁冬熠,又迅速低下头,还是想要狡辩几句,「丁,丁冬熠是去讨论,班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事情......」在全班人的注视下,他被盯得结巴起来。

    不等他找完理由,就有同学拍桌子反对,「那你的意思是,问作业,讨论题目就不是重要的事情了?!」

    「高考不是重要的事情了?!就这个破班会最重要?!」

    「我们是能靠一个班会考上大学,还是能高考加分啊?!」九年义务教育,‘举一反三"的道理他们是学得透透的了。

    「纪律委员,你怎么那么狗啊!」

    同学们不等纪律委员说完,就纷纷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丁冬熠作为我们一班的一名成员,你该

    公平对待的!」

    「就是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纪律委员矢口否认,他本来就仗着纪律委员这个身份,在班上作福作威好久,因着他有那个定时交给班主任看的小本子,班上同学就算再不满,大部分时间也都忍着他。

    现在不得人心,被同学推出来,都是他咎由自取,他只能认。

    刚才宋逸勉回来,丁冬熠就拿着一个本子去了陶幽的座位,响动不是很大,但他敏锐的雷达就是捕捉到了,只是他看丁冬熠才来班上一个星期,就跟全班同学打好了交道,甚至在办公室里还能常常听见各科老师表扬她的声音,他下意识就觉得还是不要记她的名字。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是有种想要巴结丁冬熠的邪恶想法的,更加没想到这件事会闹这么大。

    寡不敌众,纪律委员一张嘴说不过全班其他同学,只好缓慢地从一堆书本下面抽出那个薄薄的小本子,翻开,在众人的注视下,弯腰写下丁冬熠的名字,然后劝道,「丁冬熠,你还是回来坐吧。」

    丁冬熠面色惨白,眼神横扫全班像是要把这些起哄的人都记在心底,随后眼眶通红地跑出教室。

    「完了,她不会哭了吧。」

    「她才刚来,又给我们买了这么多好吃的,我们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