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穿越小说 > 小生真不是书呆子 > 正文 第1504章 相杀
    纪归雁看见端木慈受伤,啊的惊呼一声。

    正在天人交战的谢傅回过神来,两人都是他的师傅,两人也都是他的至亲,他帮谁都不可以,当下跃到双方中间,朗声:“你们都不准打了。”

    初月轻轻睨了谢傅一眼,谢傅见状立即说道:“初月,你还要打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这是女人才用的泼洒手段,可谢傅实在没有办法了,唯有以死相逼,只盼初月看在两人的情分,能够罢手,有再多的仇恨再慢慢的偿还弥补。

    怎么初月却道:“你尽管去死!”

    谢傅心中一颤,她说出如此冷漠无情的话来,莫非我已经让她失望透顶。

    只听初月冷笑:“你若死了,我便将你的妻儿一个个宰了,看你在阴曹地府如何面对她们。”

    谢傅怔怔,初月竟反过来威胁他。

    “滚开!”

    初月趁着谢傅分神之际,抬袖一扫,就将谢傅扫飞,人便杀向端木慈三人。

    四条人影便再次混战在一起,满是剑气纵横,银光闪耀一片,如同降下芒雨。

    许格、九方长鲸本已经是强弩之末,端木慈又是负伤羸弱之躯,而初月威芒依胜,三人如何是对手。

    三人犹如狂风巨浪中的三叶小舟,动荡飘摇,形势险绝,所能做的就是负隅抵抗,更别说抢得什么微息先机。

    端木慈后背突然被银芒扎中,啊的发出一声惨叫,人便摇摇欲坠。

    初月并没追击,而是笑着讥讽:“贱人,什么滋味?”

    其实刚才那一剑,她已经可以取端木慈性命,却是故意避开要害,她要让端木慈尝尝被刺的滋味,她当年所受的那一剑比这要凄痛百倍。

    她的心都碎了,她也要端木慈尝尝心碎的滋味。

    纪归雁听见师傅惨叫,急眼望去,只见师傅后背已经血红一片,连忙上阵帮忙。

    可是入道修为之间的战斗,又岂是她一个一品修为能够沾染的,还未接近交峰,就被四人强大的气势击飞。

    端木慈敛容,强打精神战斗,初月一声狂笑,咻的一声又在端木慈胳膊来上一剑,又是一声惨呼。

    初月此时已经胜券在握,如同猫戏老鼠一般,特别避开端木慈身上的要害落剑,端木慈惨呼之声连连。

    许格和九方长鲸心急如焚,拼命抢攻抢救,可两人全盛状态都拿初月没辙,此时强弩之末又能拿对方如何。

    初月边战边笑,全然不把三人放在眼里,再次出声讥讽:“贱人,疼吗?”

    “就算在你身上刺一百剑也抵不了伱当年刺我的那一剑!”

    初月本来想把谢傅打晕,省的他碍事,怎知谢傅身具神之躯兼生脉强大恢复能力,没一会儿工夫便悠悠醒来。

    精神震荡之下,骤然端木慈一身灰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不胜凄怆。

    悲声:“师傅,罢手吧。”

    这一声师傅叫的初月心化柔水:“你是不是想化解我们两个的仇恨,让我们同归于好?”

    谢傅闻言惊喜点头。

    初月轻轻一笑:“我这二十年所承受的,我迈不过这道坎,这样吧,我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挖出来,如果她还能释怀,我便与她同归于好。”

    谢傅怔怔,身体摇晃。

    初月平静问:“傅,公道吧?”

    谢傅有气无力:“公道。”

    初月笑道:“那我动手了。”

    “可那是我的孩子啊!”

    这句话谢傅是怒吼出来,声音传遍整個青华界。

    回声消止之后,静的连风都没有声息。

    纪归雁心中暗忖,果然!

    九方长鲸和许格也惊的忘记了战斗。

    而初月也好像一瞬间化为雕像一般,骤然鼓发怒嚎:“你们两个贱人,全部该死!”

    银芒竞朝谢傅刺去。

    谢傅看着那致命的一点芒光,却闭上眼睛,如果连初月都有心想杀他,那他一定没有理由躲避,不是吗?

    所有人都预料不到初月会对谢傅动手,唯独端木慈反应过来,速如流星,金光刺向初月后背:“师妹!”

    这一剑初月想要躲避,完全来得及,可是她此刻被愤怒冲昏头脑,杀谢傅之心无比坚决。

    银芒扎入谢傅胸口,金光也扎入初月后背,同时迸出两朵血花。

    初月用真气将端木慈震开,冷声:“你们全部该死!”

    此刻她的双眼已经发红,披头散发,真的就像一个魔头。

    端木慈瞥了谢傅一眼,露出诡异的微笑,平静道:“师妹,我先送你一程。”

    说着金光便朝初月杀去,九方长鲸和许格第一次感觉端木慈身上的杀气,冷的经脉都要被冻僵。

    九方长鲸更是心惊,原来慈柔的端木慈冰冷起来竟是如此可怕。

    铮的一声,金光银芒交锋,两人才反应过来,上阵相助。

    三人齐头并进,银芒一锋应三锋,三股力量挥作一道贯入银芒,银芒嘶嘶鸣叫犹如马驹斩首瞬间,气劲透臂而来,初月人竞被击飞,后背剑伤在重击下又炸出一团血花来,嘴巴一抿,嘴角还是逸出一丝鲜血来:“贱人,原来你一直在隐瞒实力。”

    许格和九方长鲸惊讶望向端木慈,仙真终于动真格了吗?

    端木慈忍住腹痛,她什么都没有了,孩子她不打算要了,眼睛流出眼泪道:“然后我就来陪你。”

    “我可不想与你这贱人再有任何瓜葛。”

    初月明明受伤不轻,却是主动杀来,未待九方长鲸和许格做出反应,端木慈金光已经迎上,铮,一声脆金戛玉。

    金光银芒竟是齐锋,端木慈不打算要孩子了,初月也受了内伤,师姐妹回到同一起跑线。

    许格和九方长鲸犹有再战之力,巨阙、斩蛟双锋杀至。

    两人均是入道修为,这一击时机拿捏之准,妙在颠毫微息,正是银芒与金光强锋争威之时。

    依武道之理来讲,初月应该退了而避,只是此刻她已经杀疯了,一毫厘先机都不肯让,竞强吃端木慈强锋。

    金光刺穿她肩胛的同时,银芒迎击巨阙、斩蛟双锋。

    初月是聚气突发,有如洪涛盖顶,溃堤而出。

    许格、九方长鲸这边是强弩之未,气劲不足立遭反噬。

    神兵交呜之瞬,巨阙、斩蛟双锋同时脱飞,许格、九方长鲸倒地重伤,已无再战之力。

    天地间只剩下金光银芒两把神兵,铮铮作响在为两位主人争鸣。

    但见金银交映之中,两道身影混在一团,分不清灰红与黄绿。

    自进入昆仑秘境之后,师姐妹两人变得勤奋无比,每日不知道交手切磋多少次,对彼此都熟悉无比。

    只是当初只是切磋,点到为止,眼下却是性命相搏,招招刺向致命要害,欲取对方性命不可。

    你搏命,我也搏命,谁也不肯让上分毫。

    拼的两人连护体真气也不要,把这一丝力量也用在剑锋之上,剑气交击纵横之下,鲜血飞溅不止,场面惨烈无比。

    在一声交击之后,金光银芒脱飞,两人四掌相对,连续拼上三掌。

    砰砰砰,每一掌都地动山摇,劲波震荡所至,林木尽俯,山石尽平,挪山移海!

    四掌相贴,端木慈忍着腹痛,凤哕叱咤。

    初月也一头青丝鼓起,两人化作一股旋风交并旋转直达天际消失不见,如同化作一点流星归去。

    “师傅。”纪归雁已经哭的涕泗交下。

    魏无是、九方长鲸、许格三人神色黯然,不知为何,心中对这个魔头一点都恨不起来。

    这悲壮可泣的场面让人难受到快要窒息。

    从今之后,再没有昆仑双骄,也永远不会出这样一双奇女子。

    就在众人黯然之际,两人却同时狠狠掉落地面。

    纪归雁欣喜若狂:“师傅!”

    端木慈却动也不动,好像死去一般,倒是初月身体先动了一下,然后端木慈也有了动静。

    两人像蹒跚学步的婴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端木慈看着同样浴血的初月,平静道:“原来你以前一直都在让我。”

    初月却是无声,只是紧闭着的眼睛淌出泪水,心中竟有一丝期盼,如果能回到当初,那该多好啊……

    端木慈似有所感,轻轻询问:“你后悔吗?”

    初月摇了摇头。

    端木慈闭眸,两人浴过雷火,逃出昆仑秘境涉足尘世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师姐,我们逃出来了,终于可以见到师傅了。

    ——嗯。

    ——师姐,不知道师傅见到我们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师姐,你怎么不说话?

    ——我只是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是不是害怕师傅亲你啊,师姐现在可是个大美人,害羞不能让人亲了,咯咯咯。

    ——没,我就是有点紧张。

    ——我就让师傅亲个够,而且我还要好好亲师傅,把这十几年的思念都补上,咯咯……

    那时光印在心头,当时充满期待,是那么美好,便是想一想,心都是热的。

    当端木慈重新睁开眼睛,已经是泪流满面,喃喃说道:“我也不后悔,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感受到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动静,端木慈吁了口气,做了一个起手式:“师妹,我送你一程。”

    初月睁开眼睛,看了端木慈的起手式,也做了同样的起手式:“我也送你一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