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龙族:我的一人之下绝对有问题 > 正文 589.飞升的真相
    「客……啊……你的面。」

    绘梨衣小心翼翼地放下面碗,然后抬起头想要朝着眼前的客人打招呼。

    但是却发现这位客人原来是她认识的熟人。

    「好像很忙啊,绘梨衣。」

    孙浩然接过面碗,笑着朝着绘梨衣打招呼。

    如今的绘梨衣已经在路明非的帮助之下彻底控制住了血脉的力量,恢复了正常说话的能力。

    「还……还好,您怎么来啦?」

    绘梨衣开心地笑着,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以前虽然不能说话,对很多事情也不太理解,但总归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对自己以及自己一家人的帮助的。

    如今这里能有一家人其乐融融聚在一起忙碌的场面,全是眼前这个人的功劳。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来看看而已。」

    孙浩然看着绘梨衣像个普通的女孩一样,脸上不由得露出欣慰的笑容。

    光是能看见眼前这一幕,他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了。

    「随便看看?不是来看绘梨衣的吗?」绘梨衣闻言有些疑惑。

    「当然是。」孙浩然轻咳两声,纠正道,「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些其他事情罢了。」

    说着,他从衣服里掏出一张请帖。

    「把这个给你哥哥,就说这是朋友结婚的请帖。」

    绘梨衣微微愣了愣,然后露出惊讶的笑容,「哇!真的吗?恭喜孙浩然哥哥……」

    「咳咳……不是我,都说了是朋友。」孙浩然尴尬的笑着,轻轻摸着绘梨衣的脑袋,更加清楚的解释了一边,「是我的朋友,也是你哥哥的朋友,他结婚,我过来看看你们,顺便就带请帖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绘梨衣抱着请帖开心地笑起来,「那也是好事!」

    「是啊,是好事。」

    孙浩然微微点头,看着眼前女孩脸上洋溢着普通女孩一样开心的笑容。

    的确是好事。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变好。

    「走了,我们婚礼上见吧。」

    说话期间,孙浩然已经两三下吃完了面条,起身准备离开。

    「嗯~慢走啊!」绘梨衣乖巧的挥手道别。

    ············

    婚礼当天。

    凯撒既然是嫁到了国内来,自然就得按照国内的礼节进行婚礼。

    陈家庄园张灯结彩,一片火红,看上去尤为喜庆。

    随着天色逐渐变亮,良辰已到,院子里开始响起了鞭炮声,半空中开始飘落纷飞的小红包。

    陈家的庄园挺大,已经许久没有被塞满过了。

    但今天到场的人很多,按规模的确满足了凯撒想要举办世纪婚礼的想法。

    婚礼的过程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异常繁琐,但面对这样喜庆的日子,众人脸熟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一直忙碌到中午,众人才围坐在巨大的酒桌上喝上了喜酒。

    孙浩然端着酒杯,看着眼前喜庆的景象,不免有些感慨。

    而有人意识到了他感慨的原因。

    「老大,你们准备离开了吗?」

    说话的是张楚岚。

    这里大概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孙浩然了。

    会让这个男人流露出感慨或者伤感之类的情绪的,大概也只有‘别离这种无奈的事情。

    听着张楚岚的话,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默了。

    夏弥等人的目光都看向孙浩然和路明非,似乎在等两人回答。

    「别把气氛弄僵

    啊,笨蛋。」

    孙浩然没好气的赏了张楚岚一个青头包。

    「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经趋于平稳,稳中向好,我们也的确是时候该离开了。不过放心好了,那些沉睡的家伙们在我们走后也不敢造次。」

    「嗯,我们已经明确的警告过他们了,如今仙路以开,没必要争执,能否成仙大家各凭本事,如果有人胆敢再挑出事端来,我会在上面‘门口等着他们的。」路明非笑着接话道,「而且我们离开又不是下地狱,是飞升啊,是好事儿,你们干嘛哭丧着脸?」

    「哈哈哈,也对!」

    不知识谁笑了笑,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气氛再次变得欢快起来。

    ············

    次日清晨。

    天还没来得及亮。

    约定好的路明非以及孙浩然已然站在城市的高处,最后的眺望着这个他们熟悉的世界。

    「此去,怕是回不来了。」

    「那就不回。」

    两人不由得发出深奥的感叹。

    这时候,突然间有人插嘴。

    「别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天还没亮就准备跑路,连个‘再见都不说?」

    闻声,孙浩然和路明非脸上都是无奈的笑容。

    他们当然早就察觉到有人来了。

    而去不止一人。

    张楚岚、冯宝宝、徐三、徐四、岳骁以及公司的众人,包括龙族的四大君主,还有曾经卡塞尔学院的众人此刻都到场,甚至连龙虎山的老天师都来了,准备送别他们两人,整个天台都已经被堆满了。

    若不是现在天还没亮,没人看见这一幕,不知道的没准还会以为是这帮家伙赌球输了相约天台呢。

    「是啊,我们会再见的。」

    张楚岚嘿嘿笑着看向两人,「既然你们回不来,那我们就上去找你们呗,反正不管怎么样,再见的机会还是有的。」

    「没错,没准很快我们就会来找你们的。」夏弥龇牙咧嘴的恐吓道,「你个混蛋撩了人家就想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

    「呵呵……」

    孙浩然闻言环视着众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张楚岚身上,「也对,还是你小子会说话。那我们也就不必多愁善感了……」

    「再见。」

    「再见……」

    ············

    孙浩然和路明非在道别众人之后,一跃而起,脚踏虚空来到了目光所不可及的高空中。

    他们无视地心引力,迅速冲过积云层,并且还在不断的往高处而去,逐渐能够看见云层之上更加刺眼的太阳。

    直到来万米的高空,真正与世隔绝的高度之后,他们终于停下,脚踩着虚空悬停在半空中。

    从这里进入仙路,能将对人间的影响压到最小。

    于是两人沟通了世界的意志,很快他们不远处的虚空逐渐崩溃,一条看不到任何东西的道路浮现在空洞处。

    那似乎是连太阳的光芒都无法抵达的地方,任由阳光如何照射,也无法照亮那条道路分毫。

    「走吧,我在前面领路。」路明非道。

    他本就已经飞升过一次,这算是轻车熟路的回家而已。

    「嗯。」孙浩然微微点头。

    随后跟随着路明非的脚步踏入这条未知的通道。

    在踏入通道的瞬间,孙浩然就感觉自己正在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牵引着远离这个世界,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这是……」

    「我们现在的前进

    速度,大概已经超越了光速。」路明非似乎对此有所了解,淡淡的解释道,「你还不清楚,何为‘上界吧?」

    「嗯……」孙浩然微微点头,等着路明非继续解释。

    「所谓的上界其实也不过是无尽宇宙中的一隅罢了。只是能量等级比我们所在的星球更高的一处位面,或者星球。」

    「那意思……‘上界不止一个?」孙浩然从路明非的话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嗯,但一般来说,我们只能通过两个位面之间连通的道路直达,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跨越宇宙,去往更高维度的世界,虽然并非不可能,但那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修为不够的话甚至无法抵达就会圆寂在半路上。」

    路明非继续说道,「实际上这所谓的‘仙路,其实就是连通各个位面或者世界之间的‘虫洞罢了,当修士达道了一定的境界,就能承受这里带来的压力,走捷径去往别的世界。」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孙浩然微微点头,「意思是说,其实‘仙路的存在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踏上仙路的人,是否能够承受这里带来的压力?」

    他的确是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牵引力,那是就连他也无法抵抗更不可能逆行的力量。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路明非微微点头,「去往越高等级的‘世界的通道压力会越大,所谓的‘飞升不过是修炼到能够承受那压力的程度罢了。」

    「换句话说,我们接下来去往的世界……很危险?」孙浩然饶有兴趣的问着。

    「对于一般的飞升者来说的确很危险。」路明非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怪物一般的男人,「毕竟他们能飞升仅仅是因为达道了‘底线而已,一旦到达上界,除了那些原本就生活在上界的普通人之外,就是垫底的货色。但你不一样……你丫的能越多少级?自己心里有数吗?」

    「没~不过好像打败你没什么问题。」孙浩然呵呵笑着朝着路明非调侃道,「你不会飞升上去之后一直没长进吧?」

    「怎么可能,我要是那种垫底的货色,哪有机会来到下界?」路明非翻了翻白眼,「算是对下界的保护吧,上界的修士们有明文规定,上界修士不得随意前往下界。」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凭这个。」

    路明非举了举拳头。

    简单干脆。

    无论哪个世界都一样,拳头硬才有说话的资格。

    「这么说来,你岂不是大佬级别的人物?我该称呼您一句……路仙帝还是路仙尊?」

    「少来……」

    然而,就在两人一副轻松的模样互相扯皮的时候,异变横生。

    「!!」

    比较熟悉这里的路明非似乎更先感觉到异常,咆哮着朝着孙浩然提醒道。

    「小心!是时空乱流!」

    「啊?什么玩意儿!?」孙浩然闻言一脸懵逼。

    「该死,这玩意儿遇见的概率不足十万分之一,我们这是什么狗屎运!?」路明非没来及具体解释,只是怒骂着,朝着孙浩然伸出手,「抓住我!别被乱流冲散了!」

    「哦!」

    孙浩然当然不会认为路明非会坑自己,于是毫不犹豫的伸出手。

    然而,分明近在眼前,他抓住的却只有虚无。

    「路明非!」

    「路明非!?」

    无人回应。

    反应过来的时候,孙浩然已经身处一片纷乱的混沌之

    中。

    他似乎被卷到了虫洞之外的地方,但与宇宙似乎又有所区别。

    这里没有具体的星球,但能够看见以能量……不,似乎是某种粒子汇聚而成的一颗颗星球的雏形。

    他的身体在乱流中随波逐流,猛地撞上了某颗由粒子构成的星球当中。

    但诡异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东西,只是冲散粒子穿越了过去,而回头看去,被他冲散的粒子又很快重新凝聚回星球的模样。

    「这是……」

    没有人能与孙浩然解释这一切。

    他只能够在虚无之中被某种力量带走,不知道究竟要去往何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下。

    各种物质在他的周围疯狂的涌动,似乎要将他与这片空间融为一体。

    基本粒子,化学元素,光,电磁场……化作狂潮般向着他涌来。

    寂静的黑暗开始出现物质,这是世界在诞生。

    孙浩然并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暗宇宙,比喻的话就像是宇宙的影子,他是另一个维度的生物,因此在这了什么都触碰不到。

    只能勉强感受到这片影子里的镜花水月,斗转星移。

    时间和空间扭曲成了可以观测的向量,就像人类肉眼可见的长宽高。

    一分钟是60秒,一秒钟是1000毫秒、微秒……一刹那就好像无尽,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经历了多久,仿佛身处真正意义上无限的时空断层中。

    终于在某一刻,他的意识逐渐溃散了。

    但诡异的是又在下一刻重组。

    当孙浩然能够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未知的新世界!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孙浩然不由得扶额,发出了这样的灵魂三问。

    他似乎因为时空乱流的关系与路明非被冲散了。

    按照路明非的说法,这里大概也是无尽宇宙一隅的某个世界。

    就自身的感觉来说,这里的灵气充裕无比,同时,他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那是来自世界规则的压迫。

    在这里……他似乎连脚踏虚空飞行都办不到,或许只能借助灵器之类的道具?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